为何阿森纳在这些年错过了如此之多优秀球员?The Athletic记者James McNicholas就深挖了这背后的原因。显然,如此之多的“错过”,并不是一句“没钱”就能够完美解释的。

2016年,在阿森纳表示球队针对瓦尔迪的转会告吹之后,这位莱斯特城前锋令人难以置信的声称“从未”直接与这家伦敦球队交谈过。

不过曾在2009年和2018年担任阿森纳转会谈判代表的迪克-劳对此时的印象似乎有些不同。迪克-劳告诉The Athletic记者:“与莱斯特城的交易已经完成,与球员的谈判也已经结束。瓦尔迪和他的妻子丽贝卡一起过来找我,他坐在温格对面的沙发上,然后选择了离开。”

当时瓦尔迪并没有在合同上签字,然后便离开了阿森纳,就在那个时候,这笔交易就已经亮起了红灯。阿森纳派车送瓦尔迪回到了莱斯特。迪克-劳回忆道:“在瓦尔迪回莱斯特的路上,我接到了球员(瓦尔迪)的电话,他说自己想在晚上再考虑一下。就那一刻,你知道这事情要黄了。”

阿森纳在第二天给瓦尔迪的经纪人打去了电话,结果被告知,瓦尔迪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转会的问题。之后,又有人建议瓦尔迪在做出转会决定之前,先集中精力完成国家队的比赛。虽然瓦尔迪在几周之后才宣布自己决定留在莱斯特城,但其实面对一拖再拖的瓦尔迪,阿森纳早早就决定了放弃。

从某些方面来说,对于一名在业余联赛度过了九个赛季的球员(2012年,25岁的瓦尔迪才进入职业联赛)来说,拒绝转会一支经常参加欧冠联赛的球队,真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然而,瓦尔迪在来斯特城得到了满足感。就体育竞技层面而言,他跟随球队夺得了联赛冠军。在金钱方面,莱斯特城在三个月内为他调薪两次,以说服他继续留在莱斯特城。

当时瓦尔迪和他的妻子才结婚几周,而在结婚不久之后,他们搬进了精心装修的梅尔顿莫布雷的家。丽贝卡当时还怀着瓦尔迪的第二个孩子。也许有些事情比足球更加重要。不管怎么说,瓦尔迪在他的选择上,应该是相对保守且安全的选择——当英超联赛停摆之时,莱斯特城正排在联赛第三位,看起来如果联赛重启,他们将有机会冲击欧冠资格。与此同时,阿森纳排在联赛第九位。

瓦尔迪的转会失败,最终导致阿森纳签下了卢卡斯-佩雷斯——这是一笔令球探相当担忧的交易。也许更令人担忧的是,卢卡斯-佩雷斯还是被经纪人说服,才“勉强”决定离开拉科鲁尼亚的。在迪克-劳看来,这或许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说道:“卢卡斯-佩雷斯喜欢拉科鲁尼亚。那是他的家,那里有他的宠物,他的球队,他的球迷。有时候,球员需要一个特定的环境,他们在特定的比赛中能够有优秀的表现,但如果突破了这个环境,就不合适了。”

瓦尔迪拒绝阿森纳的决定,是一个勇敢的决定,但同时也显现出了他的成熟和自我意识。在为阿森纳服务的这些年里,除瓦尔迪之外,迪克-劳只遇到过另外一名类似的球员,巴西门将马科斯。

那是2003年1月之时,当时迪克-劳住在南美洲。阿森纳的替补门将拉米-沙班因腿伤缺阵。如果阿森纳签下巴西门将马科斯,不仅能够补强球队阵容,甚至还可能成为希曼的接班人。马科斯与瓦尔迪一样,是一个大器晚成的球员,还是一名有信仰的球员。他一直都是斯科拉里信任的门将,并且在2002年世界杯上有着出色表现,7场比赛仅丢4球。

那会儿,温格和大卫-邓恩找到了迪克-劳,请他与帕尔梅拉斯谈谈关于这名球员转会的事情。

帕尔梅拉斯很快就相关的转会条款与阿森纳达成一致,球员谈判也初步达成一致。迪克-劳告诉The Athletic记者:“我一直有注意到马科斯似乎有些沉默。但我告诉自己,‘嘿,这可是一笔大交易!而且他还是个门将,他们的心态总是让人琢磨不透!’”

迪克-劳与马科斯、他的经纪人一起飞往英国,而巴西国门即将加盟阿森纳的消息也开始得到英媒的广泛报道。“我们和温格、大卫-邓恩会面,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然后我们应该在第二天早上签约。”迪克-劳表示,“我们住在训练基地附近的酒店。凌晨一点半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马科斯打来的。他说:‘我得和你谈谈。’”

“马科斯说:‘我刚刚和父亲谈过,父亲问我在巴西过得开心吗?’马科斯给了肯定的回答。然后马科斯的父亲又问他赚了多少钱,阿森纳会给多少钱。马科斯的父亲说:‘钱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你的家人在这里,你的生活在这里,你的球队在这里。为什么你想要搬到伦敦去?’”

马科斯长途跋涉了近6000英里才意识到这样的转会并不适合自己。他看着迪克-劳,问道:“我应该如何同温格、大卫-邓恩解释这一切呢?”

第二天一早,马科斯、迪克-劳、大卫-邓恩和温格进行了会面。马科斯解释了他的决定。虽然温格还试图说服马科斯,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徒劳。“温格是一名能够读懂球员的主教练。”迪克-劳说道,“我想他很快明白了,没有人能够转变马科斯的性格。”

后来,马科斯告诉442的记者:“我有机会加入阿森纳,但这也是我向帕尔梅拉斯的球迷证明,我是真的热爱这支球队的一个机会。”

说实话,对阿森纳说“不”的球员其实并不多。在温格执教阿森纳期间,球队在人才开发方面有着极好的声誉——不少球员都希望为阿森纳效力。

迪克-劳表示:“我们必须努力开拓市场,努力在某些类型的球员身上找到价值。我们不会奢侈地试错。我们不认为我们可以在一名球员身上花费3000万或4000万英镑,这是行不通的。”

“这种想法确实会让球队在转会操作上受限,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它也是非常有用的。这意味着你真的将自己的球探逼到了极限。”

阿森纳在那个阶段受益于拥有一个完整的分析部门,并相信依靠分析和考察是在转会市场上以智取胜的最好方法。

用雷耶斯交换皇马中场儒利奥-巴普蒂斯塔的互换租借操作,就体现了阿森纳在转会市场上谨小慎微的精明表现。12个月前,当雷耶斯还在塞维利亚之时,阿森纳为了签下儒利奥-巴普蒂斯塔,与皇马进行了一场“拉锯战”。温格曾计划围绕这名拥有强横身体素质的巴西球员,重塑球队中场。迪克-劳表示:“我记得大卫-邓恩去了塞维利亚,试图进行儒利奥-巴普蒂斯塔的转会谈判,但塞维利亚高层就此事,一直表现得很强硬。同时,当时塞维利亚也在和皇马就这名球员的转会进行谈判。”

一年过去了,阿森纳终于得到了他们此前心仪的球员(儒利奥-巴普蒂斯塔)。然而,那个时候法布雷加斯已经成为了球队的中场核心,而儒利奥-巴普蒂斯塔的表现则显得有些笨拙。因此,阿森纳拒绝让这笔互换租借成为永久转会——迪克-劳表示,儒利奥-巴普蒂斯塔离开北伦敦之时,简直“悲痛欲绝”。

阿森纳球探部门推荐的另外一名攻击型中场是马塔。2011年夏天,阿森纳先后失去了法布雷加斯和纳斯里。当时效力于巴伦西亚的马塔和比利亚雷亚尔的卡索拉都被视为合适的替代者。

温格要求迪克-劳飞往西班牙,并在那里会见了马塔的父亲。迪克-劳与马塔的父亲起草了一份关于球员合约的协议,然后呢?迪克-劳回忆道:“我们开始等待。”

“马塔绝对是想去阿森纳,这是毫无疑问的。”迪克-劳说道。然而,温格和阿森纳都对马塔的合约以及转会费的总额表示担忧。而就当阿森纳陷入纠结之时,切尔西杀了出来。

阿森纳是否考虑过用一个稍高的价格来阻止对手“横刀夺爱”呢?迪克-劳表示:“我不认为阿森纳这样想过。我们没有底气说:‘我们要多花点钱来阻止对手。’”

马塔并不是唯一被切尔西夺去的阿森纳“猎物”。迪克-劳还记得2012年之时与阿扎尔之间的会面。当时阿扎尔和阿森纳确实走得很近,甚至温格还曾款待过阿扎尔的经纪人。然而,阿森纳与阿扎尔之间的谈判并没有取得成果。在谈判期间,阿森纳一直严格遵守自己的转会方针,即他们准备为转会交易支付的佣金通常只会是球员工资的5%。在所有顶级球队都在追逐阿扎尔的情况下,阿森纳并没有足够的财政灵活性来满足球员(以及他的经纪人)不断变化的需求。

在那四年之后,切尔西再一次“横刀夺爱”,抢走了坎特。早在坎特效力卡昂之时,温格就已经认识这名球员。而他帮助莱斯特城夺得联赛冠军之后,阿森纳立马就考虑了将这名球员带回酋长球场的可能性。虽然坎特与莱斯特城的合约中有一个阿森纳看起来负担得起的解约金条款,但除此之外,阿森纳还需要考虑经纪人分成等问题。

有两名代理人参与到了这次转会交易之中。根据足球解密的文件,Gregory Dakad拿走了坎特转会交易中的640万英镑,Abdelkarim Douis则是拿走了420万英镑。据报道,高昂的经纪人费用甚至让巴黎圣日耳曼放弃了签约坎特的兴趣,更别提阿森纳了。迪克-劳说:“当事情达到极端之时,我们往往会退缩。”

马赫雷斯此前也是莱斯特城的明星球员,当年他也与阿森纳联系到了一起。而之所以他没有能够成为阿森纳的一员,主要还是莱斯特城要价过高的原因。那年夏天,温格与马赫雷斯的经纪人交谈过,但那一次交谈,他们并没有明确任何转会条款。

阿森纳的财政限制意味着他们必须特别关注球员的转售价值。这意味着一些球员由于年龄的原因而没有签约。

施瓦泽就是一个类似的例子。这位澳大利亚门将是2010年阿森纳的首要目标。迪克-劳说道:“我们知道施瓦泽有着出众的职业道德和工作效率,我们对他进行了详尽的评估——毫无疑问,他是一名优秀的门将。”

去年接受媒体采访之时,施瓦泽表示:“霍奇森给我打了电话,那是南非世界杯开赛前三天。他对我说:‘施瓦泽,阿森纳一直在联系你。他们对你很感兴趣。你想去吗?’”

“我愿意去。‘没错,我享受自己在富勒姆的时光,在你麾下工作太棒了。但是,阿森纳是一支不可思议的球队,而且能够踢欧冠。所以他说:‘是的,我们会搞定的。’我们再找一个门将,只要我们收到一个合适的报价,我们就会同意转会。’”

事实证明,富勒姆和阿森纳对于一名37岁门将的价值,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当阿森纳开出200万英镑的开价之时,富勒姆提出了双倍的要价。

即便是面对比利亚这样伟大球员,也曾因为温格对签约大龄球员的担忧,而使转会交易陷入困境。比利亚在最近承认自己在2013年之时差点儿加盟阿森纳,而球队对他的兴趣可以追溯到2010年之时。即便是在2010年的时候,温格也会担心一名处于巅峰末期的球员,可能在体力方面无法很好应付英超比赛的强度。比利亚加盟巴萨之时28岁,但温格仍然怀疑他是否能够保持在英超蓬勃发展所必备的速度。比利亚在诺坎普收获了两个西甲冠军和一个欧冠冠军,而这样的成绩显然表明,他是一名能够为球队提供更多动力的球员。

那些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在阿森纳球迷之间,仍有着极强的吸引力,就如同那些真正吸引球迷的事情一样——像姆维拉这样的名字,不知道怎么就成为了阿森纳的“同义词”。尽管从The Athletic记者得到的消息来看,这是一笔从未真正接近实现的转会。

阿森纳的谨小慎微,使得他们错过了一些球员,但也让他们避免了一些问题。迪克-劳还记得有一天接到了大卫-邓恩的电话,他说霍拉布钦愿意想办法让特维斯和马斯切拉诺租借加盟阿森纳,但每人需要150万英镑的租借费用。阿森纳拒绝了这样的提议,而他们的理由是担心第三方交易会惹出一些麻烦。

显然,西汉姆联就没有阿森纳这么明智了,诚然特维斯的进球帮助铁锤帮保级成功——但这也让他们付出了超过2500万英镑的罚款与和解金。

在新的转会制度下,阿森纳更愿意满足经纪人的要求,尽管这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在某些方面来看,现在的阿森纳似乎在进行转会交易之时会更加果断——但这也是有代价的。在大多数阿森纳未完成(或者根本就没有发生)的交易背后,有一个基本相同的原因。迪克-劳说道:“我们有自己的内部准则,我们非常清楚这些规则,而温格也有一种明确的价值观。这就是我们进行转会的方式。”

当足球在新金融环境中挣扎前行之时,看球队如何选择自己前进的道路,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